fbpx
Friday, August 14, 2020

AUTHOR NAME

Aaron Wood

55 ARTICLES

A tale of two shadchens

My parents came from Shiraz, Iran. The little English they spoke had a strong “FOB” (fresh off the boat) accent, which the class clowns could impeccably impersonate.

Former Syrian defense minister defects in break with Assad

Former Syrian Defence Minister General Ali Habib, a prominent member of President Bashar Assad\'s Alawite sect, has defected and is now in Turkey, a senior member of the opposition Syrian National Coalition told Reuters on Wednesday.

Hagai Amir, freed Israeli brother of Rabin gunman says he’s “proud”

Hagai Amir, the brother of the man who assassinated late Israeli Prime Minister Yitzhak Rabin in 1995, said he was proud of his own role in the murder plot after he was freed from prison on Friday.

NY may close bus service that makes women sit in back

New York City authorities said they will shut down a city bus service run by Orthodox Jews if the group doesn\'t stop making women sit at the back of the bus.

专说“犹太”,文集下载 YTR Archive – Jews, Israel, Hebrew – v6

About 50 files in one package, <a href="https://docs.google.com/leaf?id=0B-9PP4R9WH52NjU1ODM1Y2UtYmNjZS00Zjg2LWJkNjQtNDEyZDc5YzQ0MjVj&hl=en_US " title="Click here to download" target="_blank">Click here to download. 约50个文件在一个压缩包之中,<a href="https://docs.google.com/leaf?id=0B-9PP4R9WH52NjU1ODM1Y2UtYmNjZS00Zjg2LWJkNjQtNDEyZDc5YzQ0MjVj&hl=en_US " title="点击此处下载" target="_blank">点击此处下载。 文件存于“Google Docs”,有些国家和地区限制访问。如果您不能下载,<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contact/ " title="请留言" target="_blank">请留言通知我。 内容如配图所示。

犹太圣经目录 Table of Contents of the Jewish Bible

在《<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the_third_part_of_jewish_bible_20110621/ " title="犹太人圣经第三部分" target="_blank">犹太人圣经第三部分》一文结尾提到了犹太人的《圣经》和基督徒的《圣经》有所不同。随便找来一本基督徒的《圣经》和一本犹太人的《圣经》来对照,仅看目录就很容易发现基督徒的《圣经》比犹太人的《圣经》多了一部分,这多出来的部分基督徒称之为《新约》。如果再稍微仔细比较一下目录,会发现基督徒的《旧约》和犹太人的《<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the_chinese_transliteration_of_tanakh_20100509/ " title="塔纳赫" target="_blank">塔纳赫》在经卷的分类和排列上也有所不同。比如在基督徒的《旧约》之中,《但以理书》(Daniel)被划归为《先知书》(Prophets)之一;而在犹太人的《<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the_chinese_transliteration_of_tanakh_20100509/ " title="塔纳赫" target="_blank">塔纳赫》之中,《达尼埃珥》(Daniel)隶属于《<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the_third_part_of_jewish_bible_20110621/ " title="文集" target="_blank">文集》(Ketuvim)。在目录层面上继续比较,还会发现其他不同,读者有兴趣可以自己试一试。考虑到绝大部分中国人对犹太人的《圣经》很不熟悉,可能要费些功夫才能找到一本,我给您准备了完整的 犹 太 圣 经 目 录,即本文配图。基督徒的《圣经》到处都是,我就不代劳了。 关于犹太人《圣经》的第一和第二部分,请参见《<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the_five_books_20100317/ " title="犹太人的“五经”" target="_blank">犹太人的“五经”》和《<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naviim_20100411/ " title="说说“先知”"...

犹太人圣经第三部分 The Third Part of Jewish Bible

犹太人的圣经包含三部分,名称分别是Torah、Nevi’im和Ketuvim。在《<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77523/ " title="犹太人的“四书”" target="_blank">犹太人的“四书”》一文中,这三部分用“典、经、记”来表示。《<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the_five_books_20100317/ " title="犹太人的“五经”" target="_blank">犹太人的“五经”》一文列出了“典”——Torah(托辣)五卷的名称。《<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naviim_20100411/ " title="说说“先知”" target="_blank">说说“先知”》一文列出了“经”——Nevi’im(谕者)所含八卷。现在说说犹太人圣经的第三部分“记”——Ketuvim。 Ketuvim(读音似“刻图文”)由Kaf、Tav、Bet、Vav、Yod、Mem这个五个希伯来字母组成,如配图所示。其中三个红色字母——Kaf、Tav、Bet——是这个希伯来词的词根,意思是“书写”。Ketuvim是复数形式,指”文集”,由于其中包含多种形式和内容,所以有人称之为“杂集”。Ketuvim的希腊化名称是Hagiographa,所以也有人称这部文集为“圣著”或“圣录”。这个希腊化词分两部分:Hagio-(意思是“神圣”)和Grapha(意思是“文书”)。 Ketuvim所含经卷目录如下: 一、Tehillim,读音似“特希林”,常见汉语译名为“诗篇”,英语名是Psalms; 二、Mishlei,读音似“米市类”,常见汉语译名为“箴言”,英语名是Proverbs; 三、Iyov,读音似“依优乌”,常见汉语译名为“约伯记”,英语名是Job; 四、Shir Hashirim,读音似“西尔哈西林”,常见汉语译名为“雅歌”,英语名是Song of Songs; 五、Rut,读音似“鲁特”,常见汉语译名为“路得记”,英语名是Ruth; 六、Eikhah,读音似“哎哈”,常见汉语译名为“耶利米哀歌”,英语名是Lamentations; 七、Kohelet,读音似“科何勒特”,常见汉语译名为“传道书”,英语名是Ecclesiastes; 八、Ester,读音似“爱思特尔”,常见汉语译名为“以斯帖记”,英语名是Esther; 九、Dani’el,读音似”达尼埃珥”,常见汉语译名为“但以理书”,英语名是Daniel; 十、Ezra v’Nechemiah,读音似“埃兹拉外乃赫米雅”,常见汉语译名为“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英语名是Ezra和Nehemiah; 十一、Divrei Hayamim,读音似“迪乌蕾哈雅民”,常见汉语译名为“历代记(上、下)”,英语名是Chronicles (I & II)。 犹太人的圣经只有“典、经、记”这三部分(含24卷),和基督徒的圣经有所不同。

巴勒斯坦的由来(二)Palestinians, Invaders, Occupiers

在《<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palestine_origin_etymology_20110303/ " title="巴勒斯坦的由来" target="_blank">巴勒斯坦的由来》一文中谈到了“巴勒斯坦”这个地名的由来:古代罗马人征服了犹太人家园之后把以色列地改名叫“巴勒斯坦”。这个地名来源于希伯来语,经由希腊语和拉丁语进入英语,然后从英语翻译成汉语。 配图最上面的一行用希伯来字母书写,并且加上了注音符号。 第二行是用英文字母(拉丁字母)表示这个希伯来词的发音。 第三行是用汉字表示那个希伯来词的发音。 第四行是这个希伯来词的一种汉语翻译。 第五行是这个希伯来词的另一种汉语翻译。 《<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palestine_origin_etymology_20110303/ " title="巴勒斯坦的由来" target="_blank">巴勒斯坦的由来》一文提到“培肋舍特人是海上入侵民族”这种说法是有原因的,一方面确实从非犹太人的文章中听到过这样的说法(尚未考证犹太人的文章中是否也有这样的说法),另一方面“培肋舍特人”的词源确实有“入侵”这个意思。 配图第一行有三个红色希伯来字母。这三个字母(顺序从右到左)是“破利施丁”的词根,这个词根作为动词确实有“入侵(invade)”的词义。也许“培肋舍特人”这个词的本义是“入侵者”。 到了现代,阿拉伯人通过战争占领了约旦河以西大片犹太人故土,这些占领者后来借用“巴勒斯坦人”这个词自称的时候,应当没注意到“巴勒斯坦人”这个词的本义。虽然这些人没有注意到,却在不经意间说出了实情。可惜人们大多不知道<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palestine_origin_etymology_20110303/ " title="巴勒斯坦的由来" target="_blank">巴勒斯坦的由来,还真被这些“巴勒斯坦人”唬住了,误以为他们是“原住民”。

巴勒斯坦的由来 The Origin of Palestine

在《<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jews_origin_etymology_20110224/ " title="犹太人的由来">犹太人的由来》一文中提到几千年前在中东有个人叫做阿乌辣罕,他有个儿子叫做依次哈克,依次哈克有个儿子叫做以色列,以色列有十二个儿子,其中一个叫做耶胡达,耶胡达人即通常所说的犹太人。 以色列地自古兵家必争之地,耶胡达人在那里建立的国家屡遭侵袭(现代以色列国的命运也差不多,周围的敌人不断挑起冲突和战争),不仅起起落落,更有国破家亡的惨剧上演。耶胡达人的家园被攻破的次数多了,单说说大约一千八九百年前罗马人灭了耶胡达国家的那次。那一次,罗马强敌不仅灭了耶胡达人的国家,驱逐耶胡达人民,而且打算灭了耶胡达的名号,所以把耶胡达人的地方(<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israel_homeland_20100926/ " title="以色列故土">以色列故土)改名叫西里亚•巴利斯蒂娜(Syria Palaestina)。这个名字包括两个字,一个是Syria(常翻译为叙利亚),另一个是Palaestina(常翻译为巴勒斯坦)。我先解释Syria,然后解释Palaestina。 以色列以北在古代曾经出现过一个强大的帝国,在希伯来语中叫做Ashshur(阿舒尔),即通常所说的Assyria(亚述)。Syria这个词从拼写上看是“舒尔之地”的意思,“舒尔”即“阿舒尔”。我曾听人说Syria(叙利亚)这个词是Assyria(亚述)的变体。一个词在不同语言中转换的时候,丢音和变音的情况时有发生,我认为“舒尔”是“阿舒尔”的变体这种说法可信。 阿舒尔帝国兴起,盛极一时,曾灭了古代以色列国,由此以色列诸部族中的大部分也就湮灭了,史称消失了的十个部落。 现在您已经知道Syria是“舒尔之地”的意思,下面说说Palaestina。 以色列南部沿海地带,曾有一劲敌——<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who_are_palestinians_20110504/ " title="培肋舍特人,在希伯来语中是Pelishtim,即有些人所知道的非利士人(Philistines)" target="_blank">培肋舍特人,在希伯来语中是Pelishtim,即有些人所知道的非利士人(Philistines)。我听到过培肋舍特人是海上入侵民族这种说法,但是没有考证过。在《<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jews_origin_etymology_20110224/ " title="犹太人的由来">犹太人的由来》一文中曾提到以色列民十二部族大多湮灭于历史中。古代的培肋舍特人也在历史中慢慢消亡了。从词的拼写上来看,拉丁语(古代罗马人的语言)Palaestina的意思是“培肋舍特之地”。 罗马帝国兴起,盛极一时,灭了耶胡达人的国家,驱逐耶胡达人民,更要抹掉耶胡达的名号,所以就把耶胡达人的土地改名叫做Syria Palaestina。上面已经说过Syria是“舒尔之地”的意思,Palaestina是“培肋舍特之地”的意思。那这两个字合起来是什么意思呢?对我来说很明显:有那么一块地方,从“舒尔”到“培肋舍特”,那块地方就是<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israel_homeland_20100926/ " title="以色列故土">以色列故土,耶胡达人的地方。一千八九百年前罗马人要抹掉耶胡达的名号,自然要改个名字,而且故意用了以色列敌人的名字来命名这块地方,用意很明显。罗马人不仅把整个地区的名字改了,连耶胡达人的京城——耶路撒冷——的名字也改了,以后有机会再说。 西里亚•巴利斯蒂娜(Syria Palaestina)是个词组,不论写起来还是说起来费点儿劲,所以后来就简称Palaestina。这个词到了英语中拼作Palestine,汉语译名“巴勒斯坦”明显直接来源于英语读音。 上面提到以色列地是兵家必争之地。被改名叫做“巴勒斯坦”之后还那命:一段时间这个帝国打过来,过一段时间那个帝国打过来,其中就包括伊斯兰帝国。伊斯兰帝国强盛的时候占领的地区太多太大了,不仅攻陷了整个中东,东边还打到印度,西面不仅占据了北非,而且渡过海峡占领了西班牙,北边打下欧洲不少地盘,南面在非洲的情况我没研究过。伊斯兰帝国真的很强悍,拿埃及做个例子吧,那可是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而且其民族肯定不是阿拉伯人,语言肯定不是阿拉伯语,国民肯定不是穆斯林,国家肯定不是阿拉伯国。可被伊斯兰帝国占领之后呢?现在大家都“天经地义”认为埃及是阿拉伯国家,穆斯林地盘。再说说巴勒斯坦地区吧,穆斯林阿拉伯人,不论政治、宗教、文化、血统哪个角度来考察他们都不是古代非利士人的后裔,可他们满世界嚷嚷自己是巴勒斯坦人,弄得全世界误以为他们被以色列欺负了。若不是耶胡达人顽强抵抗,早就被他们从肉体上种族灭绝了。再说说伊拉克,耶胡达人在那里的历史有几千年,现代阿拉伯主义得势后,几乎全数被驱逐出境。耶胡达人在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命运也差不多,反而阿拉伯人在以色列国占人口有两成,还有选举权等公民权和人权。可是在<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israel_homeland_20100926/ " title="以色列故土">以色列故土<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judea_and_samaria_20101002/ " title="犹大地和撒玛利亚">犹大地和撒玛利亚,阿拉伯法塔赫不仅把其占领区变成了没有耶胡达人的地区,而且鼓动欧美强国压迫以色列,不让耶胡达人在法塔赫占领区以外的地方盖房子。被穆斯林哈马斯占领的整个加沙地带就更不用说了。 从古到今巴勒斯坦的诸多占领者之中有个横跨欧亚非的大帝国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该帝国分崩离析后英国委任统治下的巴勒斯坦包括约旦河以西和以东两部分。约旦河以东的部分占巴勒斯坦地区大约八成土地。约旦河以东的地区(东巴勒斯坦)后来成了外约旦,一个阿拉伯国家,意味着只能阿拉伯人占着,耶胡达人免进。1948年现代以色列国宣布成立后周围阿拉伯国家的军队为消灭耶胡达人而入侵了约旦河以西的地区(西巴勒斯坦)。停火后埃及占领了加沙,外约旦占领了<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judea_and_samaria_20101002/ " title="犹大地和撒玛利亚">犹大地和撒玛利亚,包括耶胡达人的故都耶路撒冷。这些被阿拉伯人占领的地区自然同样耶胡达人免进。外约旦本来已经占了东巴勒斯坦,侵占了约旦河以西的<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judea_and_samaria_20101002/...

犹太人的由来 Jews, Origin, Etymology

几千年前,中东地区有个人叫做阿乌辣罕(Avraham),即通常所说的亚伯拉罕(Abraham)。 阿乌辣罕有个儿子名叫依次哈克(Yitzchak),即通常所说的以撒(Isaac)。 依次哈克有个儿子叫雅阿科乌(Ya’aqov),即通常所说的雅各(Jacob)。雅阿科乌曾参与一次角力,于是被改名叫伊斯辣埃珥(Yisrael)——这个名字与角力有关,即通常所说的以色列(Israel)。 以色列有十二个儿子,子又生子,孙又生孙,形成了以色列民十二部族,在以色列地建国立业,出了一个又一个国王。其中鼎鼎大名的有达威德(David),即通常所说的大卫,还有达威德之子舍罗默(Shelomo),即通常所说的所罗门(Solomon)。 以色列的儿子之中有一个叫做耶胡达(Yehuda),达威德和舍罗默都属于耶胡达部族。斗转星移,大浪淘沙,以色列民诸部族大多湮灭在历史中,以色列余民慢慢整合于耶胡达部族。 希伯来语和汉语普通话发音有所不同,耶胡达(Yehuda)的第二个音节包含“喝(h)”音,但这个“喝(h)”相比于汉语普通话中的“喝(h)”发音时阻塞少,更像通畅的一口气。如果出气比较重,这个音听起来就会比较明显,于是耶胡达听起来就是耶胡达。如果出气比较弱,再加上语速快点,那个“胡”听起来就像“屋”,这个“屋”音再和“耶”中的“依(y)”音拼起来,听起来就成了“优”,于是耶胡达在口语中(很少故意一字一顿慢吞吞说话)就成了Yuda(优达)。 希伯来语的Yehuda/Yuda(耶胡达/优达)即Judah(犹大)这个词的来源,也是犹太人故土Judea(犹大地)这个词的来源。Judea在汉语中也有人翻译成“犹地亚”、“朱迪亚”等。 耶胡达既是以色列一个儿子的名称,也是耶胡达这个部族的名称。这个部族的人在希伯来语中是Yehudim(耶胡丁),即通常所说的犹太人。Yehudim是复数,其单数形式分阴阳两性,一名犹太男子称为Yehudi(耶胡弟),一名犹太女子称为Yehudit(耶胡娣特)。前面解释过“喝(h)”这个音的语言现象,不难理解“耶胡弟”读成“优弟”,“耶胡娣特”读成“优娣特”。 希伯来语的Yehudit/Yudit(耶胡娣特/优娣特)即Judith这个词的来源,Judith这个词在汉语中的翻译包括“友第德”、“犹滴”、“朱迪思”、“朱迪丝”等。 希伯来语的Yehudi/Yudi(耶胡弟/优弟)到了希腊语中成为Ioudaios,到了拉丁语中是Judaeus,在德语中是Jude,在汉语中是犹太人。请注意Ioudaios中的“I”读“依”这个音,Judaeus中的“J”也读“依”这个音,Jude中的“J”还读“依”这个音。在古时,字母“J”是字母“I”的手写变体,更早的时候,就没有“J”这个字母。

他是谁 Who’s He?

——给你看个人(旋即展示本文配图),你首先想到的是谁? ——是那谁? ——我和你想到的一样。现在我来说说照片中的人到底是谁。这是一位犹太歌手的照片,他的名字叫Matisyahu(玛提斯雅胡)。在《<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_20100422/ " title="纪念亡灵" target="_blank">纪念亡灵》中包含一篇祈祷词——卡迪士,括号中注释“阿士刻纳兹口音”。“阿士刻纳兹口音”(Ashkenazi)和“色法迪口音”(Sefardi)是犹太语言的两大口音。Matisyahu(玛提斯雅胡)是阿士刻纳兹口音,这个名字如果用色法迪口音来读,是Matityahu(玛提特雅胡)。海外华人教徒比例比较大,如果我提这个名字的一个不常见的汉语译名——玛塔提雅,可能有些教徒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如果我提这个名字希腊化变体常见的汉语音译,很多教徒会有“哦,原来如此”的感觉。) ——我没有听说过“玛塔提雅”。 ——如果你见到华人教徒中的这派人士,可以问他有没有名叫《玛加伯》的书卷,在《玛加伯(上)》就讲了玛塔提雅家起义的故事,你可以找来读一读。 ——为什么是华人教徒中的这派,而不是那派呢? ——因为华人教徒中人数比较多的那派所用的经典中没有《玛加伯》,如果没有人告诉他们,他们几乎无从知晓两千多年前的故事。当然,你也可以不找人问,直接在网上搜索一下。 ——那现在的犹太人知道那段往事吗? ——如果他们过哈努卡节(Hanukkah,光明节,献殿节),如果他们忠于列祖及列祖的上帝,不忘记神圣的传统,在过节的时候讲述犹太人奋起反抗侵略者的暴政,讲述先烈不屈不挠进行抗争,直至解放国土,光复圣殿的那段往事,那么他们就会知道。如果他们选择湮没于所谓“主流文化”,选择忘记祖先的上帝,选择忘记世世代代的永约,选择忘记自己的历史和<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israel_homeland_20100926/ " title="以色列故土" target="_blank">以色列故土,那么他们就会不知道。 <embed src="http://www.youtube.com/v/H8ULIw0Zgaw?fs=1&hl=en_US&rel=0 "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allowscriptaccess="always" allowfullscreen="true" width="560" height="340">

犹太婚礼歌曲:欢声再起 Jewish Wedding Song: Od Yishama

在<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egypt_21_murdered_in_terror_attack_at_church_20110101/ " title="上文" target="_blank">上文中提到去年底参加了个婚礼,其中有一首歌曲,也是下面录像中开始的那首歌。歌词即本文配图中用黄色标志的部分,需要歌词中文翻译的朋友,可以去看《圣经·伊尔默雅胡(耶利米书/耶肋米亚)》第33章第10和11节(Yirmeyahu/Jeremiah 33:10,11)。歌词音译如下: 偶迪沙玛 贝阿垒耶胡达 Od Yishama Be’Arei Yehuda 吴我虎措特 耶鲁沙拉音 UveHutsot Yerushalayim 阔珥撒松 我阔珥西姆哈 Kol Sason VeKol Simha 阔珥哈探 我阔珥卡拉 KolHatan VeKol Kala http://wejew.com/media/10106/Most_Amazing_Jewish_Wedding_Video/ <a href='http://wejew.com/media/10106/Most_Amazing_Jewish_Wedding_Video/ ' target='_blank'>Dara & Yoel Wedding...

新年炸弹 New Year Bomb: 21 Murdered in Terror Attack at Church in Egypt

地点:埃及,东亚历山大里亚城,圣徒教堂。 21名死者都是埃及(科普特)基督徒,他们刚刚做完新年弥撒,然后,轰——。 谁干的?尚未有人立即声明对此负责。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在电视讲话中说有迹象显示“境外之手”试图破坏埃及的稳定。这“境外之手”是谁呢?科普特教会及埃及官员皆指向基地组织(Al Qaeda),因为这个组织此前曾威胁袭击埃及的非穆斯林。 ——真的假的呀? ——去年(2010)底我参加了个婚礼,新年第一天还沉浸在婚礼喜庆余波之中。天黑了看到华人网媒说加拿大多伦多有人在新年凌晨被人刺死,我就去古狗新闻加拿大版去找相关英文报道,不想看到了更可怕的事件,就是上面说的埃及教会被炸。你可以用 Egypt Coptic Church Bombing 做关键词网上搜一搜。 ——那到底是不是Al Qaeda干的? ——我刚刚看到些新闻报道,这个问题应该由埃及警方和情报部门来回答。我现在想的并非到底哪个组织干了这件事,而是为什么会有组织干这件事情,什么是这种残暴的理论基础。 ——你觉得是伊斯兰极端主义吗? ——我对伊斯兰教不熟悉,如果有人问我伊斯兰的本质是温和的还是暴力的,我没法回答。 ——我没问你伊斯兰的本质,我问的是“伊斯兰极端主义”。 ——什么是“伊斯兰极端主义”,为什么称其为“伊斯兰极端主义”,而不称其为“极端主义”?这”极端主义“和”伊斯兰“之间什么关系?“伊斯兰”被“极端主义”利用,还是“伊斯兰”利用“极端主义”?“伊斯兰”到底是什么?这“极端主义”是其本质的体现还是其本质的扭曲? ——天哪!这么多问题,我怎么知道。 ——同样的,我也不知道。我对这方面没有足够的了解,缺乏做出有根有据判断的能力。比如下面的录像,我听得懂英语的翻译,可要是有人说翻译的不对,我根本就不知道谁说的是真的?我不懂阿拉伯语,对相关问题的了解依赖于别人嚼过得的馍。我能力不足,无法从第一手材料进行分析。 ——你是不是太钻牛角尖了,不懂阿拉伯语就不行吗?你不可以听其言,观其行吗? ——我听得懂其言吗? ——不是有翻译吗? ——翻译和原文有差距吗? ——你真够钻牛角尖的!不是还有观其行吗? ——那“行”和“言”之间的关系呢? ——我不和你说了,你太钻牛角尖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rI8-qb9M9A Exposing Hate Speech of Hamas: Kill Christians and Jews “to the last one” “Allah, oh our Lord, vanquish...

都是大屠杀,都不可忘记 Holocaust and Nanjing Massacre, Neither Shall We Forget

上个月初有个大屠杀纪念周活动(The 30th Holocaust Education Week, November 1-9, 2010, Greater Toronto Area),期间听了个讲座,获赠了几本大屠杀幸存者的自传。这一个多月,很大一部分业余时间都在看这几本自传。今天是2010年12月13日,我应该记起另一场骇人听闻的大屠杀——二战时期发生在南京的日军对中国人的大屠杀。纳粹屠杀犹太人,日军屠杀中国人,都是大屠杀,都不应该忘记。 1937年12月13日《东京日日新闻》报道:日军少尉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进军南京途中相约“杀人竞赛”,商定在占领南京时先杀满100人者为胜。到南京紫金山下时,二人各称杀了106人和105人。二人决定这次比赛不分胜负,重新比赛谁先杀满150名中国人。 In 1937, the Japanese newspaper Tokyo Nichi Nichi Shimbun covered a contest between two...

Israel, Wake Up!

I have a home, my only home. I have no other homes. An evil neighbor broke in. He has already occupied a large portion...

维基泄密 WikiLeaks Nothing New

新闻里吵吵维基泄密有一段时间了,早就有消息说维基泄密要公布多少多少万份美国机密文件,美国对此很紧张。我昨天(2010-11-28)去了维基泄密网站,想看看所谓解密文件,无奈点击了多次就是打不开网站里面的内容。算了,看不了就不看了,反正新闻界会在报道中捅出来。再说了,多少多少万份呀,我也看不过来,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从中找出热点内容,还是要新闻界去费力浏览吧,我等等看看有没有什么爆料。 今天的媒体果然在谈维基泄密,也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说这说那。我看了几个报道,如果说维基泄密的文件让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领导人比较尴尬,我没什么意见。但如果说真的捅出来了什么了不起的秘密,我可没这感觉。 报道中说美国官员用一些不那么体面的词汇来指称一些国家的领导人,比如法国的总统被称为“新装皇帝”,这是秘密吗?那个法国总统难道不配这样的称呼?我这里说话比美国官员雅一点,我没有直接翻译那个词,而是比较含蓄的转译成“新装皇帝”。读者要是有兴趣知道“新装皇帝”的原文,看看几份相关报道就知道了。 报道中还有阿拉伯国家的领导人对于伊朗的核武追求感到很恐惧,这是什么秘密吗?我以前都<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78563/ " title="谈到过伊朗核问题" target="_blank">谈到过伊朗核问题,阿拉伯国家领导人对伊朗和问题忧心忡忡很意外吗? 还有什么沙特阿拉伯资助恐怖主义,这很让人意外吗?阿拉伯国家对以色列的仇视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对以色列的仇恨宣传还少吗?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播种仇恨能结出什么果很让人意外吗? 还有什么土耳其让资金和武器流向极端伊斯兰恐怖组织——基地(Al Qaeda),这很让人意外吗?恐怖分子自己的宣传中所透露出来的信息难道不能让人有所警觉吗?当恐怖分子鼓动杀害犹太人的时候,当他们高喊“阿拉胡阿克巴”的时候,当他们一遍又一遍高喊“阿拉胡阿克巴”的时候,这是什么主义或宗教主义呢?这难道不够清楚吗?前一段时间有<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79974/ " title="”加沙船事件”,土耳其在其中起了什么角色" target="_blank">”加沙船事件”,土耳其担当了什么角色,是什么样的宗教主义在制造事端,难道不够清楚吗?这样的土耳其和基地(Al Qaeda)有这样的联系很让人意外吗? 再说说伊朗核问题,我都知道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反反复复公开谈这个问题很长时间了,维基泄密说以色列曾经在十好几年前就向美国通报说伊朗要谋求核武器,这样的伊朗对世界很危险。这难道很让人惊讶吗?伊朗的总统内贾德的狂言国际社会难道没听到过吗?以色列对伊朗的警惕和不安难道国际社会不知道吗?这样的伊朗很危险,难道以色列没有提醒过国际社会吗? 还有以色列在针对哈马斯的铸铅行动之前曾通报过巴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和阿拉伯国家,这难道是秘密吗?建立的哈马斯的那种主义对世界有威胁,哈马斯的双手沾满无辜人的鲜血,这难道是秘密吗? 阿拉伯国家领导人认为伊朗才是真正的威胁,愿意看到美国或者以色列轰炸伊朗核设施,这真得让人意外吗?虽然阿拉伯国家一直在仇恨宣传中拿以色列当作替罪羊,好像中东问题都是以色列的过错。虽然这种虚假的宣传满天飞,但稍稍静下心来看看历史,再看看以色列的敌对国家都是些什么国家,他们都作了些什么。难道不能让人看不出这种反以反犹宣传的虚伪吗? 维基泄密真地泄了什么秘密吗?叙利亚寻求核武器,以色列通知过美国,这是秘密吗?记得叙利亚有个核设施被炸了,当时这事是怎么捅出来的呢?我在当时的以色列新闻报道中看到土耳其要求以色列解释一件事:为什么以色列军机的油箱扔到了土耳其境内。然后就有消息说叙利亚的核设施被炸了。当然还有消息说叙利亚极力否认那是核设施。鬼才相信叙利亚不谋求核武器。这些都是秘密吗?维基泄密抖出了什么新东西吗?

The Chinese Translation of the “Jew(s)”

The most popular translation is “犹太人”. There are three characters in this Chinese word: The first and second characters are “犹” and “太”. It seems...

犹太故地赫乌龙 Hebron Is Jewish Territory

<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they_were_killed_in_hevron_20100912/ " title="《喋血希伯伦》" target="_blank">《喋血希伯伦》一文中的地名”希伯伦”在希伯来语中是Hevron(赫乌龙),即配图中红色的字,如果您对希伯来字母还不熟悉,看不出红色的字和Hebron/Hevron之间的对应关系的话,可以参考<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hebrew_alphabet_20100725/ " title="《希伯来字母表》" target="_blank">《希伯来字母表》。 Hevron这个地名的历史非常长,应该超过3000年。这个地名在犹太人的<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the_jews_four_books_20100315/ " title="《圣经》" target="_blank">《圣经》中出现过多次。 配图实际上是一首歌的歌词,歌名叫Hevron Sheli,意思是”我的赫乌龙”,歌词中的Hevron Shel Am Yehudi的意思是”犹太人的赫乌龙”。 .<embed src="http://www.youtube.com/v/B-V9uOlcuj8?fs=1&hl=en_US&rel=0 "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allowscriptaccess="always" allowfullscreen="true" width="480" height="385">  

伊丽莎白 Elizabeth

<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elisheva_barre_torah_for_gentiles_20101005/ " title="Elisheva Barre女士寄来了她的书《Torah for Gentiles》" target="_blank">Elisheva Barre女士寄来了她的书《Torah for Gentiles》,我读完了之后拿起一枚加拿大的25分硬币放到书上,然后举起傻瓜相机。 ————你这是干啥呢,为什么要放个硬币在书上,还要拍照? ————它们之间有关系。 ————这能有什么关系? ————伊丽莎白二世是英国的女王,很多人都知道。 ————那是自然,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地球人都知道。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还是加拿大的国家元首,加拿大的硬币上就有她的名号和头像。 ————你这倒是说的没错,你要拍照的硬币上就写着她的名号——ELIZABETH II。可这和那本犹太人写的书有什么关系呢? ————英语中的Elizabeth是个外来语,来源于希伯来语的Elisheva。我只是想把这两个同源词放在一起照张相。

Pallywood – Palestinian Arab Movie Industry

Part 1<embed src="http://www.youtube.com/v/awYMPzSrh5o?fs=1&hl=en_US&rel=0 "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allowscriptaccess="always" allowfullscreen="true" width="480" height="385"> . Part 2<embed src="http://www.youtube.com/v/K7Z685axU2Q?fs=1&hl=en_US&rel=0 "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allowscriptaccess="always" allowfullscreen="true" width="480" height="385">

义人得享来世 The righteous of all nations have a share in the world to come

————你的文章《<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righteous_gentiles_20101010/ " title="万民中的义人" target="_blank">万民中的义人》中说“The righteous of all nations have a share in the world to come(所有民族的义人都于来世有份)”这句话出自《犹太圣传·法庭篇》。 ————我听说出自那里,尚未核对。 ————我和你听说的不一样,我听说那句话出自迈蒙尼德的巨著《Mishneh Torah》中的《王道篇》。 ————哦,迈蒙尼德,这可是个伟大的学者。 ————不错,你应该知道这句话:从摩西到摩西,无人能像摩西。 ————这句话我听说过,不过你先解释一下迈蒙尼德吧。 ————好。中世纪有位伟大的学者,他名叫摩西·本·迈蒙(Moshe ben Maimon),世人多称他为迈蒙尼德(Maimonides)。那句话中的第一个摩西指带领以色列民出埃及,并且在西奈山接受上帝启示的摩西,那句话中第二个摩西指迈蒙尼德这个摩西。那句话是对迈蒙尼德的赞誉。 ————为什么摩西·本·迈蒙(Moshe ben Maimon)又叫做迈蒙尼德(Maimonides)呢? ————摩西·本·迈蒙(Moshe ben Maimon)的意思是迈蒙之子摩西。他名叫摩西,他爸爸名叫迈蒙,所以他叫迈蒙之子摩西。 ————迈蒙尼德(Maimonides)呢?什么意思呢? <embed src="http://www.youtube.com/v/UDVK7OnVI8g?fs=1&hl=en_US...

万民中的义人 Righteous Gentiles

收到Elisheva Barre女士的书《<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elisheva_barre_torah_for_gentiles_20101005/ " title="Torah for Gentiles" target="_blank">Torah for Gentiles》的时候,立刻让我想起了另一本书《The Divine Code》。这两本书风格不一样,但都谈了Bnei Noah。这Bnei Noah字面的意思是诺亚的子孙。这诺亚(Noah)即《创世纪》中造方舟的那位。Bnei Noah在英语中有另一个表达:Righteous Gentiles,即犹太人以外的人(非犹太人)之中的义人。 说到非犹太义人,让我想起来多年以前看到的一句话:The righteous of all nations have a share in the...

万民的正道 Torah for Gentiles

前些日子收到一本书《Torah for Gentiles》,作者让我读了之后评评?怎么评呢?绝大部分中国人对于Torah这个词都很不熟悉,知道Bnei Noah的就少之又少了。我觉得吧,先谈不上评,先介绍一下基本词汇吧。 Torah这个词我已经发文谈过了,读者可以参考《<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77523/ " title="犹太人的“四书”" target="_blank">犹太人的“四书”》和《<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77611/ " title="犹太人的“五经”" target="_blank">犹太人的“五经”》。然后我要谈gentile这个词。 Barre女士用Gentile这个词指犹太人以外的人,即非犹太人。大概15年前第一次接触Gentile这个英语单词的时候,同时看到这个词被翻译成“外邦人”,当时觉得这个翻译挺奇怪的,纳闷为什么不翻译成“外国人”。后来了解到那个翻译至少有大约一个世纪的历史了,也许百年以前“外邦人”是当时普遍的说法。 虽然在英语中,Gentile最常见的用法是指“非犹太人”,Barre女士用这个词也是这个意思,但Gentile这个词却不是来源于犹太人的民族语言——希伯来语。据我所知Gentile来源于拉丁语的gens,Barre女士在书的第274页也提到了这个来源。对于古时说拉丁语的罗马人来说,<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israel_homeland_20100926/ " title="犹太故土" target="_blank">犹太故土上生养的犹太人当然是Gentile(外国人)了,当然犹太人也会认为罗马人是Gentile(外国人)。 对了,如果读者觉得Gentile(外国人)和另一个英语单词Gentle(温和、文雅,出身名门)很像的话,那我恭喜您,您的感觉很对,因为Gentile和Gentle确实同源,都是来源于拉丁文的gens。

犹大地和撒玛利亚 Judea and Samaria

在《<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israel_homeland_20100926/ " title="以色列故土" target="_blank">以色列故土》一文中介绍了一些以色列地区的名称,这些地区,除了加沙之外,也可以统称为犹大地和撒玛利亚。其中犹大地在英语中是Judea,这个词来源于以色列一个部族的名称,意思是犹大部族之地。撒玛利亚在英语中是Samaria,这个词在希伯来语中是Shomron,在《<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why_cant_jews_buy_lands_20100905/ " title="以色列前总理沙龙:为什么犹太人不可以买地?!" target="_blank">以色列前总理沙龙:为什么犹太人不可以买地?!》有介绍。

以色列故土 Israel Homeland

在《<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why_cant_jews_buy_lands_20100905/ " title="以色列前总理沙龙:为什么犹太人不可以买地!?" target="_blank">以色列前总理沙龙:为什么犹太人不可以买地!?》一文中提到了以色列故土之上的一个地区——绍默龙,现在介绍以色列故土上更多的地区。 配图中最靠上(北)的地区是绍默龙(Shomron); 绍默龙下面(南面)是彬雅明地区(Binyamin); 绍默龙和彬雅明右边(东边)的地区是雅尔丹河谷(Bik’at HaYarden),雅尔丹河(Yarden)其实很有名,因为它就是约旦河(Jordan); 雅尔丹河下面(南面)就是著名的死海(Dead Sea)地区; 配图中央是大名鼎鼎的城市耶路撒冷(Jerusalem); 耶路撒冷南边是爱期雍地区(Gush Etzion); 再往南是赫乌龙山地(Har Hevron),其中赫乌龙(Hevron)这个希伯来地名常常被翻译成Hebron(希伯伦),《<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they_were_killed_in_hevron_20100912/ " title="喋血希伯伦——以巴冲突史上的第一场大屠杀" target="_blank">喋血希伯伦——以巴冲突史上的第一场大屠杀》中的“希伯伦”的希伯来语就是赫乌龙(Hevron); 配图左下角是加沙沿海地区(Gaza Coast),这个地区在2007年被哈马斯暴力强占了,现在还占着呢。

在官场,位置很重要 Who’s leading? Obama or Mubarak?

——美国现在的头儿奥巴马和国务卿希拉里极力撮合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头头儿。 ——这事儿大家都知道了,新闻里看过了。 ——那这张照片你应当看过了吧。 ——当然,印象中是美国白宫在9月1号公布的照片,表明美国政府牵头的以色列和巴权利当局参加的第一轮直接会谈已经开始。走在最前面的是美国总统奥巴马,他旁边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巴权利机构总统阿巴斯,边上比较靠前的是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边上走在最后面的是埃及总统穆巴拉克。 ——你说的没错。我再给你看一张照片。 ——咦?这张照片中穆巴拉克走在最前面,领着奥巴马等人。这照片哪里来的? ——我听说是埃及报纸 Al-Ahram 上个星期二(9月14日)刊登的照片。 ——你就知道这么多? ——我还听说,把照片造假捅出来的是Wael Khalil,美国的CNN为这事采访过他。另有消息说Al-Aharm是埃及政府的喉舌报纸,照片的事情被捅出来后,Al-Ahram的编辑Osama Saraya被抓了个”现行”,于是在星期五的报纸上发文为自己辩护,说修改后的照片体现了穆巴拉克总统在中东谈判进程中的”历史性角色”。 ——真的假的呀?这是不是谣传呀? ——你要是既懂英语又懂阿拉伯语的话,应该是比我更好的人选来核实着报道的真假。我注意到这件事情在网上也有中文的报道,你可以用”埃及报纸PS照片,本国总统领头奥巴马靠边”来搜索。对了,我在中文的报道中看到那份埃及报纸Al-Ahram是《金字塔报》。

喋血希伯伦——以巴冲突史上的第一场大屠杀 They were killed in Hevron

作者:张平,2009年1月14日于特拉维夫。转载者不了解此事。 【深夜来客】 这是1929年8月22日的深夜。一辆墨绿色的卡车驶入希伯伦犹太区,在一栋豪华住宅门前停下,十二名犹太青年男女(其中一名女青年Rachel Yaanit嫁给了以色列国第二任总统Yitzhak Ben-Zvi)手提大大小小的箱子,敲开房门,在仆人的引导下走进了客厅。 这家宅子的男主人是希伯伦犹太社区的领袖人物——拉比以利以谢•丹•斯洛宁。他是当地盎格鲁—巴勒斯坦银行的主任,也是希伯伦市政会的唯一一名犹太成员。此刻他从睡梦中惊醒,匆匆披衣见客。 来客并不寒暄,单刀直入地挑明了来意:耶路撒冷情势危急,犹太复国主义领导层判断几天内会出现大规模冲突,已向英国托管当局发出警报。同时考虑到希伯伦地区英国军警力量薄弱、犹太社区毫无戒备的情况,特派哈加纳的武装小队携带武器入住,以防不测。此外,如果希伯伦犹太社区认为情况紧急的话,哈加纳小队也可以帮助他们转移,他们的临时居所已经安排妥当。 出乎来客的意料,拉比斯洛宁不但对这些深夜来客毫不感激,而且非常愤怒。希伯伦犹太社区从《圣经》时代起就已经存在,除了十字军时代和奥斯曼帝国征服之初的短暂时期外,犹太社区就像那座著名的先贤墓外的橄榄树一样常青常绿,生生不息。斯洛宁家族在本地是屈指可数的世家大户,不但在犹太社区德高望重,就是在阿拉伯人中也倍受尊崇。他说一口流利的阿拉伯语,经常利用自己职务权利给前来贷款的阿拉伯人提供方便。他跟希伯伦的阿拉伯贵族交情不浅,坐在市政会里大家都称兄道弟,关系极为融洽。耶路撒冷形势紧张他不是不知道,但他相信无论爆发何种冲突都不会波及希伯伦这个八百多人的犹太社区,他的理由有三: 第一、希伯伦犹太人普遍跟当地的阿拉伯人关系融洽,他们大多世世代代居住此地,很多人跟他们的阿拉伯邻居是几代的交情。18世纪中叶移居此地的欧洲犹太社区虽然语言不通,很少跟阿拉伯人来往,但他们都是极端正统派的教徒,每日除了闭门读经之外并不操心其它事情,也从不惹是生非。因此他不相信阿拉伯人会突然攻击犹太社区。 第二、希伯伦犹太社区跟犹太复国主义毫无关系。这个犹太社区的存在远远早于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发生,而且,作为一个传统宗教社区,本地犹太人的理念跟完全世俗化的犹太复国主义理想完全格格不入。拉比犹太教传统上相信犹太人流散是上帝因为犹太人违背律法而进行的惩罚,因此犹太人复国的途径只有一条,那就是严格遵守律法,以此获得上帝的宽恕并派遣弥赛亚来拯救犹太民族,因此犹太复国主义那种把民族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做法在宗教社区中并没有多少市场。此时阿以双方的冲突是犹太复国主义与巴勒斯坦民族主义之间的冲突,跟犹太宗教社区无关,因此即使是在二十年代初那场包括生命岭之战在内的巴勒斯坦骚乱中,希伯伦犹太社区象其它犹太宗教社区一样,未受到任何攻击,而这一次也似乎没什么理由受到攻击。 第三、也是最主要的一条:斯洛宁早已同熟识的本地阿拉伯贵族通了声气,得到了决不侵犯犹太社区的保证。他相信阿拉伯人说话算数,犹太社区是安全的。 正因为如此,斯洛宁认为这些带着武器来的犹太青年不但不会给社区带来任何好处,反而会由于其陌生人的身份而引起当地阿拉伯人的猜疑。因此他无论如何不肯听取这些人有关情势根本变化的说法,大喊大叫要他们立刻离开。在争吵无效之后,他叫来了希伯伦警察局的两个阿拉伯警察,让他们把这些不速之客带走。这两名警察把这些青年带到了警长卡费拉塔家里,穿着睡衣的卡费拉塔把这些犹太青年训斥了一顿,说他们不该在这样的紧张时刻到处乱跑,随后叫警察把他们送上了回耶路撒冷的路。 第二天清晨,睡眼惺忪的斯洛宁到餐厅用餐,却碰上了昨夜不速之客中的两个青年男子。原来被驱逐的哈加纳小队不放心犹太同胞的安全,在路上派了两个人偷偷跑了回来,他们随身带了两箱手雷。斯洛宁这次真的火了,他坚持要这两名哈加纳战士立刻离开,并带走他们的武器,否则他将立刻把他们送到警察局去。两名战士无计可施,只好提上箱子离开希伯伦,追赶他们的小队去了。 望着这两名哈加纳成员远去的背影,斯洛宁长长松了一口气,这下总算是远离这些灾星了。 他不知道的是:真正的灾星正在离犹太社区不远的车站地区渐渐聚集。一场真正的灾难、一场斯洛宁本人连做梦也没想到的灾难正在一步步逼近。 【屠刀出鞘】 1929年8月23日中午,希伯伦中心汽车站前,大群阿拉伯人开始聚集,有人发表演说,有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一个可怕的谣言在人群中毒雾般地渐渐弥漫开来:耶路撒冷的犹太人袭击了阿拉伯人,已经有三千阿拉伯人被杀死,圣殿山的清真寺遭到异教徒们的亵渎和破坏。 尽管卡费拉塔向人群作了辟谣说明,但他的话显然没什么人当真。说来也是,一个外国警察的话怎么可能比那些阿拉伯同胞的话更有公信力? 渐渐地,谣言越传越多,越传越可怕。街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满脸杀气的阿拉伯男人,手里提着弯刀、斧头、匕首、木棍,身后跟着阿拉伯妇女和儿童,手里拿着棍棒石块,他们开始袭击路上碰到的犹太人。下午四点,阿拉伯暴徒围攻了欧洲犹太社区的会堂,他们把会堂里唯一一名犹太学生揪出来,乱刀捅死。 拉比斯洛宁此时才感觉大事不妙,他去找那些事先向他做过承诺的阿拉伯贵族,结果那些人不是找不到就是无计可施。无奈,他只好冒险去找卡费拉塔,结果在街上遭到一群阿拉伯孩子的乱石袭击,他只是远远听见卡费拉塔向他叫喊说晚上会来保护他们,就不得不逃回家中了。 入夜,卡费拉塔并未如约到来。我们不知道在那个恐怖的夜色里斯洛宁到底想了些什么,但我相信他明白明天等待着手无寸铁的犹太人的命运将是什么,也许他还想到了那些武装起来的哈加纳战士。 真正的屠杀发生在第二天,8月24日星期六。 这一天,希伯伦的阿拉伯男女老幼手持各种凶器向他们两天前还和睦相处的犹太邻居大开杀戒。一些外地的阿拉伯骑兵接受了耶路撒冷大穆夫提侯赛尼的指示,赶到希伯伦参加屠杀,据事后的证词,侯赛尼告诉他们不去要受罚。希伯伦的几十名阿拉伯警察被卡费拉塔派出去维持秩序,却几乎无一例外地参与了大屠杀。 就这样,在这天上午的五个小时里,犹太人被刀砍斧剁,妇女被强奸,儿童被砍头,不少尸体砍手剁脚,以便攫取他们身上的首饰。希伯伦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 警长卡费拉塔在11月7日对调查委员会的证词向我们展示了那时的阿拉伯暴徒残暴到了何种地步: “我听到一个房间里的惨叫声,沿着一条通道走了上去。看见一个阿拉伯人正用一把剑割一个男童的头。他已经砍过了,正准备再砍一次。看见我过来他就瞄准了我砍过来,我躲开了,而他差不多撞倒了我的枪口上。我开枪打在了他的小腹上。在他身后是个满身鲜血的犹太妇女,旁边站着一个手持匕首的男人,我认出来他是一个来自雅法的阿拉伯巡警,名叫以沙•谢里夫。他看见了我就把自己锁进了一间屋子里,不让我进去,并大叫:先生,我是警察。我闯进房间向他开了枪。” 这一天,拉比斯洛宁家中躲藏着四十名惊恐万状的犹太人,他们希望拉比的声望和他跟阿拉伯人的良好关系能帮助他们逃过劫难。但暴徒们冲进了毫无警戒措施的拉比家中,他们威逼拉比斯洛宁交出所有的欧洲犹太人,以此换取自己活命,被斯洛宁严词拒绝,于是暴徒们残忍地杀害了这位在希伯伦两族社区都德高望重的犹太拉比,连同他的妻子和一个四岁的儿子。 在犹太区的面包店,面点师诺亚被他的阿拉伯学徒以沙残忍地折磨着,发出一阵阵撕裂人心的惨叫。这场折磨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诺亚才被杀死。而这位恶魔般名叫以沙的阿拉伯人说一口流利的依第绪语,平时待人和善有加,跟犹太人关系融洽,在犹太人中享有“最可爱的阿拉伯人”的美称。 这场屠杀直到五个小时之后,英国警察援队赶到才被终止。一共有六十七名犹太人惨遭杀害,多人受伤。幸存的犹太人多半是藏匿在警察局而逃过此劫的,也有一部分得到了当地一些阿拉伯家庭的保护。 幸存的犹太人后来被英国当局迁往别处,希伯伦犹太社区传承了一千多年的产业则被当地阿拉伯人悉数侵占,直到1967年六日战争之后犹太定居者返回希伯伦,才讨回了一部分产业。当今天不明真相的人们把犹太定居者描绘为“侵略者”时,他们根本不知道希伯伦的很多产业是八十年前阿拉伯人在一场大屠杀后从犹太人手中抢走的。 【天生妖孽】 这场残暴屠杀的起源却要从差不多一年前说起。 1928年的赎罪日,在耶路撒冷的犹太圣地西墙,爆发了一场英国警察跟祈祷的犹太教徒之间的冲突。 西墙,犹太第一圣殿的唯一遗留物,是犹太教最神圣的地方。犹太教徒无论住在世界何处,一生至少有一次要来西墙朝圣。来到这里的教徒大多历尽旅途艰辛,看看祖先的遗迹,想想今天的处境,都不免潸然泪下,因此又名“哭墙”。 奥斯曼土耳其统治时代,西墙留给犹太人朝拜祈祷的是墙根下一个狭窄的过道,极其窄小的一块地方。按照帝国的羞辱性规定,西墙不属犹太人所有,因此犹太人不得在这块地方搞任何建筑物。这所谓的建筑物包括椅子,包括隔开男女信徒的屏风。因此犹太人在这里只能站着祈祷,而且不许吹犹太人传统仪式中使用的羊角号。犹太教的宗教活动本来都是男女分开,但在西墙就只好混在一块。不过这些规定中也有一些例外,碰到特别日子,比如有些年份的赎罪日,犹太人可以在这里放椅子,并在那个狭窄的过道里挂一块白布隔开男女。这大概是因为这一天是犹太人的至圣日,不吃饭,祈祷时间又长。好歹也算是土耳其人还通人性的一面。 谁想到了这一年的赎罪日,阿拉伯人突然发难。他们跑到英国人那里告状,说犹太人违法在西墙边放椅子挂白布。英国人在这些问题上一向以土耳其人的法律为准,于是毫不客气地出动警察,打伤了在至圣日祈祷的犹太人,抢走了他们的椅子,并撕毁了那块白布。 至此,犹太人想不哭都不行了。 于是犹太人举行了多次和平示威,抗议英国当局的做法,要求在自己的圣地平安祈祷朝拜的权利。本来这是犹太人跟英国当局之间的矛盾。但很快阿拉伯人就卷了进来。而且他们一卷入,马上就开始了暴力活动。开始还只是“不小心”地从圣殿山清真寺向在西墙祈祷的犹太人扔石头瓦块,随后逐步升级。1929年8月16日星期五,大群穆斯林在圣殿山做礼拜时听了一场煽动性的布道,随后便高呼着“穆罕默德的教义是用刀剑传播的”,蜂拥到西墙边,疯狂殴打正在祈祷的犹太人,并焚毁了犹太人的《圣经》、祈祷书和塞在西墙缝隙里的祷告字条。第二天,一些外地暴徒又回到耶路撒冷追打犹太教徒,并在百门区将一名犹太青年乱刀捅死,使之成为这场大骚乱的第一个牺牲者。8月23日星期五,就在拉比斯洛宁把最后两个哈加纳战士赶走的时候,成千上万的阿拉伯穆斯林涌进耶路撒冷,手提棍棒刀斧,大肆攻击耶路撒冷的犹太居民,同时有关所谓犹太人杀害了阿拉伯人的谣言满天乱飞,所谓的被杀害人数也从两人开始迅速增长到了三千人(实际上整个1929年暴乱中总共只有116名阿拉伯人死亡,其中绝大多数死于镇暴的英国警察之手,而犹太人则死了133人,其中绝大部分是被阿拉伯暴民屠杀的)给暴民们的情绪火上浇油,暴行也愈演愈烈,并很快扩展到了以色列各地。在希伯伦上演的大屠杀惨剧便是这场暴行的最残酷的一幕。 那么原本相对平静的犹太宗教社区怎么会在这一年突然成了攻击的目标呢?阿拉伯人怎么会突然纠缠起了西墙问题了呢?要明白这个问题,就不能不了解一下耶路撒冷大穆夫提、当时的巴勒斯坦最重要的阿拉伯领袖阿明•阿尔—侯赛尼。 一场类似以巴冲突这样复杂的长期对抗自然很难归结为一两个人的行为,不过,如果要排列一下哪些个人在挑唆这场冲突中发挥的作用大小的话,这位侯赛尼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状元。他为挑起这场冲突所作的努力直到今天还在让阿拉伯人和犹太人流血不止,也让巴勒斯坦人的苦难无止无终。 穆夫提本是伊斯兰教中拥有法律权威的宗教学者。“耶路撒冷大穆夫提”则是巴勒斯坦地区的逊尼派最高宗教权威和领袖,同时兼管当地的伊斯兰教圣地。在二十世纪上半叶,这个职位基本上是由当地的侯赛尼家族世袭的。1921年,阿明•阿尔—侯赛尼在其兄死后继承了这个职位。 早在继任之前,侯赛尼就已经是一位狂热的反犹分子。他参与了20年代初那场包括生命岭之战在内的反犹暴动,并被英国当局判处十年徒刑,后因继任问题得到赦免。继任后,侯赛尼一如既往地进行反犹宣传,兢兢业业地挑唆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的矛盾。 最初,侯赛尼试图通过经济政治问题以民族主义传播他的仇恨。然而犹太移民对巴勒斯坦地区经济发展的贡献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犹太人带来了大量的投资和工作机会,巴勒斯坦人自己也从中得到了无穷的好处。20年代的中东骚乱不断,唯独巴勒斯坦风平浪静,很大程度上就是当地的经济发展造成的。 一计不成,又施一计,这次侯赛尼把眼光瞄向了耶路撒冷的圣殿山,他宣称那些每天在西墙下哭泣祈祷的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犹太教徒阴谋夺取圣殿山,重建犹太教圣殿。他不但对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灌输这种毫无根据的谎言,而且跑到其它国家的阿拉伯领导人那里去进行同样的煽动。这是一种类似打开潘多拉的盒子那样的毒计,不少穆斯林平时跟犹太邻居和平相处,礼尚往来,一听说犹太人要抢夺自己的圣地,立刻就如烈火干柴,那点理性被烧得无影无踪。 在二十世纪以前,耶路撒冷的圣殿山在伊斯兰教中虽然也有圣地的地位,但远不到今天这种程度。在侯赛尼继任时,圣殿山的清真寺已经多年疏于照管,破旧不堪。侯赛尼跑到阿拉伯领导人那里去找钱修清真寺,找不到就说犹太人要夺穆斯林的圣地。等清真寺修起来,他又利用这块圣地增值的身价宣讲犹太人对穆斯林的危害会有多大。就这样,他用谎言提升圣地的地位,又用圣地提升的地位来强化自己的谎言,谎言的雪球越滚越大,终于失去控制,挑起了一场绵延几十年,涂炭数万生灵的血腥冲突。 1928年8月,圣殿山清真寺修葺工作完成,穆斯林进行了盛大庆祝活动。一个月后,在阿拉伯人的苛刻要求下,西墙爆发了英国警察与犹太教祈祷者之间的冲突;一年以后,在犹太教宗教社区,那些至今不肯唱以色列国歌,不肯对以色列国旗国徽行礼的贤哲门徒们便成了阿拉伯暴徒们的屠杀对象。 1929年的暴行远不是这位侯赛尼的唯一杰作。他在三十年代末煽动了另一场大暴乱。随后,在1940年夏天和1941年2月,侯赛尼代表阿拉伯世界两次向纳粹德国递交双方《德国—阿拉伯联合声明》草案,其中包括如下条款: “德国和意大利承认阿拉伯各国自行解决犹太人问题的权利,包括巴勒斯坦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犹太人,阿拉伯人按照自己的民族和种族要求行事,就像在德国和意大利对犹太人问题的解决方法一样。” 1941年11月28日,侯赛尼朝见希特勒,两位恶魔畅谈了灭绝犹太民族的共同理想,希特勒承诺德军将在适当时机进入中东,彻底灭绝居住在阿拉伯各国的犹太人。侯赛尼则表示他相信“元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将实现,他对此深感满意,并希望能据此达成正式协议,“元首”则回答说他的言辞就是一个正式的秘密声明。侯赛尼听了受宠若惊,千恩万谢地向这位恶魔告辞。 随后,侯赛尼在欧洲招募了约两万名穆斯林组成穆斯林纳粹党卫队师,在克罗地亚和匈牙利参与屠杀犹太人的活动。为此,侯赛尼在战后被南斯拉夫认定为纳粹战犯,但他逃回中东,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 1947年,联大通过分治决议,巴勒斯坦的侯赛尼家族武装立即投入了对犹太国家的侵略战争。这场战争导致了巴勒斯坦人此后六十年的苦难。 “国之将亡,必生妖孽”, 阿明•阿尔—侯赛尼便是当代巴勒斯坦的妖孽和灾星。 【历史沉思】 1929年,世界上还没有以色列国,也没有一个叫做巴勒斯坦难民的怪物,巴勒斯坦人还没输过对以色列的战争,也没有丢失一寸领土,然而巴勒斯坦阿拉伯暴徒对犹太平民的屠杀手段之残暴,比今天的阿拉伯恐怖分子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屠杀的是一些当时跟犹太复国主义毫无关系的正统派犹太教徒。 1941年,世界上也还没有以色列国,也还没有一个叫做巴勒斯坦难民的怪物,巴勒斯坦人也还没输过对以色列的战争,也还没有丢失一寸领土,然而巴勒斯坦的领袖跟纳粹恶魔商讨的不仅是消灭巴勒斯坦的犹太复国主义者,而且是灭绝所有阿拉伯国家中的犹太种族,“就像在德国和意大利对犹太人问题的解决方法一样”。 任何有一点良知和理性的人在此都不能不对主流媒体多年来向我们灌输的以巴冲突根源理论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根据这些理论,以巴冲突和巴勒斯坦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是巴勒斯坦人丢了点土地,是因为以色列军队的行为引起了仇恨。然而当我们把目光转向八十年前,转向那个以色列军队连影子都还没有的年代,我们看到的是同样的暴行,同样的仇恨! 事实上,所谓的土地问题一直是以巴冲突中的障眼法,有关土地问题的夸张宣传掩盖了这场冲突许多其它的性质,让人们对这场冲突的起源一直有着错误的理解。 在这方面,希伯伦大屠杀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解剖实例,让我们有机会看到这些被有意无意地掩盖起来的冲突实质。 首先是巴勒斯坦的暴民政治传统问题。我在《六十年后回首以巴冲突第一天》一文中就已经谈到了这个问题。实际上,在希伯伦大屠杀事件中,这个问题表现得更为突出。巴勒斯坦不是不存在理性的人群,那些事先向拉比斯洛宁做出承诺的阿拉伯贵族,那些在暴乱中保护了犹太邻居的阿拉伯家庭,他们确实是有理性的。糟糕的是,在巴勒斯坦人中,这种理性永远不是暴民的对手,巴勒斯坦人的命运似乎永远是在被暴民们牵着鼻子走。直到今天,由于暴民政治的特点,巴勒斯坦仍然建不成一个有足够权威的统治机构,而哈马斯这样依靠暴民政治上台的恐怖组织只能继续自己的暴民行为,甚至不惜为此招来灾难。对此,哈马斯其实也是无可奈何,如果哈马斯今天放弃暴力,明天就将失去权力,比哈马斯更加暴力的组织就会取而代之。暴民政治就像一个幽灵,牵着巴勒斯坦民族从灾难走向灾难,即使他们真有打败以色列的那天,他们也不会有好日子过,暴民政治的传统决定了他们将开始自相残杀,就像2007年6月哈马斯所进行的加沙大屠杀一样。 其次是宗教根源问题。关于伊斯兰教在以巴冲突缘起中的地位问题,历来被人忽视。即使近年来伊斯兰极端主义发展出了冲突主干的恐怖主义,也被人解释为巴勒斯坦民族主义者失败后的产物,给人一种如果阿拉法特成功建国,哈马斯就不会崛起的假象。从希伯伦大屠杀的前因后果来看,宗教显然在冲突的最初缘起中扮演了一个不容忽视的角色。当然,穆斯林们的宗教情绪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侯赛尼的恶毒利用,但一个崇尚和平的宗教会如此轻易地被人利用来制造冲突,这本身就是个值得令人深思的问题。 第三是阿拉伯反犹种族主义问题。所谓在犹太复国主义到来之前阿拉伯人与犹太人和睦相处的鬼话实际上是编造出来的反以借口。最近披露出来的有关1843年以色列策法特地区阿拉伯人一系列反犹暴行的材料表明阿拉伯人统治下的犹太人的处境比他们的欧洲同胞也许强一丁点,但的确好不到哪儿去。在这方面,列举一两个关系融洽的社区并不能证明这种种族主义不存在,即使是在欧洲,也不是每个犹太社区每时每刻都处在迫害之中。因此,阿拉伯反犹种族主义实际上是一个一直存在的问题,也是阿以冲突无法解决的一个深层原因。侯赛尼跟希特勒之间的对话绝非偶然的或个人之间的问题。早在希特勒上台不久的1933年,德国驻巴勒斯坦使节沃尔夫就会见了包括侯赛尼在内的大批巴勒斯坦阿拉伯领导人,这些人无一例外地表达了对纳粹反犹暴行的支持。 【被忘却的开端】 公元70年,罗马大军在统帅维斯帕先的指挥下围攻耶路撒冷。围城中的犹太大贤哲拉班约哈南眼见大势将去,冒险潜出围城,求见罗马统帅。按照犹太传奇,拉班约哈南准确预言维斯帕先将成为罗马皇帝,作为回报,维斯帕先允许他提出一个要求。于是他要求罗马人在攻破耶路撒冷之后饶过犹太学者们的命,让他们到亚夫内办一个犹太经学院。 在犹太教历史上,一直有一个不曾完全找到答案的争论:那就是拉班约哈南为什么不求维斯帕先留下圣殿,而求他留下学者?对此,犹太教其实有个心照不宣的答案:圣殿这东西其实不能给犹太民族带来福分,而只能带来灾难;犹太人跟罗马人之间的两次战争,其实都是这东西招来的。如果上帝真的住在圣殿里,上帝全能,自然会保护圣殿。如果上帝不住在圣殿里,留着一栋空房子招灾惹祸又有什么意义?保留一个民族的读书种子显然要重要的多。与其将圣殿建在地上惹麻烦,不如建在心中更稳妥。因此,犹太教对重建圣殿历来没什么兴趣,叫喊要重建圣殿的都是些支流小组织,从来成不了气候。 1967年,以色列统一了包括圣殿山在内的耶路撒冷。然而,清真寺并没有像侯赛尼当年信誓旦旦地警告的那样被拆毁,圣殿也没重建。相反,圣殿山仍在伊斯兰机构的管理之下,穆斯林们仍在那里照常做他们的礼拜,条件比当年西墙边祈祷的那些可怜的犹太人不知好到哪里去。反倒是犹太人被禁止去圣殿山搞宗教活动。甚至连以色列反对党领导人沙龙去那里参观一下也成了阿拉伯人进行恐怖攻击的借口,而且还有很多人支持这种借口。世界之荒谬,有时候的确出乎我们的想象之外。 当然,你不可能去跟巴勒斯坦人说:当初侯赛尼骗你们发起冲突的那些理由,现在已经被证明是谎言,请你们停止暴力行为吧。冲突久了,冲突本身就成了原因,而那些最初的缘起反倒没有人记得,也不那么重要了。

犹太人的追星族(续)From Time Immemorial

在《<a href="http://www.jewishjournal.com/you_tai_ren/item/how_many_refugees_20100627/ " title="犹太人的追星族——巴勒斯坦人的近代史" target="_blank">犹太人的追星族——巴勒斯坦人的近代史》中,作者范雨臣列出了一些数据,作者在文章发表后,添了附注,内容如下: 以上数据均取自 Joan Peters 所著《From Time Immemorial》一书。我最早获知奥斯曼帝国1893年对西巴勒斯坦的人口调查数据就是从该书的 p251页上,在该书p527页的注释上,给出了这一数据及其它相关数据的出处。2004年我有机会去黎巴嫩的阿拉伯国家档案馆核查了部分数据,其中包括1893年奥斯曼帝国在西巴勒斯坦的人口调查。由于该书数据的出处太多,我不能逐一核实,但就我已核实的数据,证明该书的数据是可信、可靠的。《From Time Immemorial》一书在西方很有影响、甚至引起了很大轰动,已再版了十多次。可惜,至今没有中译本。我曾想把它翻成中文,但全书共601页,而且字体特别小,我年龄已近70,感到力不从心。如果有谁想翻此书,我将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Latest news

100 Years On: The Jewish Suffragists Who Helped Women Win the Right to Vote

While there was occasional pushback against the anti-Semitism, these Jewish suffragists had their eye on the prize.

‘Days of Resistance’ Protests Had Hezbollah Flags, ‘Zionists Have Got to Go’ Chants, ADL Report Says

"A notable segment crossed the line into extremism and antisemitic tropes," the report stated.

Kentucky Rabbi Counters Neo-Nazi Flyers With Flyers Spreading Tolerance, Educational Initiatives

The rabbi told community members, "You are irreplaceable, and we’re glad that you are part of our community."

Netanyahu Says West Bank Annexation ‘Remains on the Table’ Following Israel-UAE Agreement

"There is no change in my plan to apply sovereignty, our sovereignty, in Judea and Samaria."
x